ReleaseMind HK

15個讓博士學生聽到會心酸的PhD叫法

上次修改:
封面圖片(15個讓博士學生聽到會心酸的PhD叫法)
Is PhD = Permanent Head Damage?

甚或是 PhD?

現在一般都會從研究院畢業的博士及碩士,通稱為哲學博士 (Doctor of Philosophy, PhD) 及哲學碩士 (Master of Philosophy, MPhil)。然而,修讀並非一定是「哲學」的學科。哲學博士在現代的體制之下,概略意指有邏輯學術分析能力,會懂研究出理論性的知識或思維的學位榮譽。

以本人為例,碩士的研究課題是人工智能,獲頒授的是哲學碩士 (MPhil) 的學位。現在攻讀中的研究課題歸類為材料工程,畢然後將會被授予哲學博士 (PhD) 的榮譽。

不過隨著科學及科技在過去的一個世紀高速發展,現在提起博士會比較先聯想到像愛因斯坦、霍金等科學家那一派,偏離了哲學的原意。近來,在部份大學會就細分把研究科學領域、工程學的博士課程改名為理學博士 (Doctor of Science, DSc/ScD)、工程學博士 (Doctor of Engineering, DEng/EngD)。


光榮背後的辛酸

大概每一位學生考進了研究院不久之後,都會知道諷刺 PhD 是讀書讀到壞腦袋,稱呼為「永久性頭腦受損 ( Permanent Head Damage = 永久性頭腦受損 )」的叫法。因此,有些學生亦會笑說寧願取到碩士學位就夠了,因為不想被人笑自己是個只會讀書的腦殘。

以前曾笑談某政府高層讀得書太多可能讀到腦殘,因為他有三個 PhD 博士學位,但不見得他比人有智慧,反而搞到香港民怨多多。明明 1 個 PhD 銜頭已經好了不起,3 次的話想必腦筋傷透,徹底的永久性頭腦受損吧!

不過 Permanent Head Damage 這個比喻已經被使用了很久並太過普及,大學是一個不乏創新研究的地方,揶揄博士生 的說話亦推陳出新,現在我把那些搜集了下來的研究成果分享一下。

😂🤣😫

以下這 15 個 P.H.D. 的稱呼正好諷刺出讀到 PhD 的苦悶生涯,是會讓博士學生聽到會心酸的短句:


1. Permanent head Damage (永久性頭腦受損)

俗語說「讀書讀壞腦」,不得不承認有很多博士生都是「書呆子」。


2. Patiently hoping for a Degree (耐心地 希望獲得 一個學位)

研讀博士並不是累積足夠學分就可以畢業,更不是就讀N年制的課程後就自動獲取學位。經常會有親戚不知道這種制度,以為你再過幾年就是名了不起的博士,可以光宗耀祖,唯有自己心中說加把勁早日取得研究成果可以順利畢業。很多時不幸的是,過了 2~3 年後嘔心瀝血做出來的研究進度被教授告訴你不達到畢業水平,面對無知又八卦的姨媽姑姐問為什麼還未畢業,幾時才會畢業等問題,我可以說比回答教授出的難題還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回答才好。

head on Desk

相關文章由博士生變回無名氏


3. Pound head on Desk (砰頭在桌子上)

面對世界性的競爭,研究生不得不多看幾張 Papers,傷透頭筋去分析資料或數據,同時努力去寫文章投稿到國際性的學術期刊,通宵達旦伏案工作就不在話下,有時候想來想去都解不通、沒有進度,都真的會發狂砰頭到枱上。

相關文章“博士⇒搏士⇒搏死” ─ 究竟讀一個 PhD 有多苦


4. Potential heavy Drinker (潛在的重度酒精依賴者)

以前講過很多博士生都有 PhD blue、The Pit of Despair以及The Valley of Shit 等不同程度的情緒病或者抑鬱症狀。不難想像部份博士生會好像中國古代仕途失意的詩人,例如李白、杜甫等去借酒消愁。


5. Paid half of what I Deserve (只被支付一半我應得的報酬)

在「博士的嬰兒潮 ─ 學術界的人口問題」一文中評論過博士學位的人材供過於求。大學學位貶值已經是普遍認知的社會現象,相對之下博士學位的貶值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大學的宗旨是教育,往往是以非謀利為目的進行學術研究,博士生的努力成果只能換來一種榮譽,還不及在商業機構工作的人有年尾雙糧或者分紅。


6. Please hire. Desperate (請僱用我。絕望地說)

博士畢業生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需要博士程度的研究工作本來就較少,而且在「讀PhD『離地』嗎?」提出過社會需要的不只擁有知識和技術的人,老闆在招聘時往往要求實務和工作經驗,欠缺商業觸覺和技巧的博士生往往都不被採用。


7. Parents have Doubts (被父母所質疑)

在研讀博士的長跑之中,父母與至親的支持對於博士生來說十分重要。研讀博士需要花上好幾個年頭,就像運動員一樣啦啦隊的歡呼聲幫助他們堅持跑到終點。父母與家人一般來說都是真正值得信賴的人,當你被卡住或想要放棄夢想的時候,如果他們在你的背後推了一把,他們會是讓你重新振作的鼓勵和支持來源。

然而,這也是一把雙刃劍,當你不想辜負他們的支持,是一種無形的壓力。更何況很多父母很可能不了解讀博士是什麼的一回事,因為他們甚至沒有進入大學的機會,所以鼓勵的說話未必貼切到位。我就曾經因為母親在新學期為我準備了一大筆資金作學費和生活費的事件,為此而大發雷霆,恩將仇報。要知道大多數博士生都有所謂精英分子的強烈自尊和自信心,父母的過度干涉會傷害其自主性和處事能力。有時博士生們會胡思亂想,反而會對至親都不理解他們而感到孤單與失落。父母要小心聆聽及妥善選擇措辭和表達方式,避免關懷被錯誤理解成為質疑,弄巧反拙。


8. Probably heavily in Debt (可能背負很重的債務)

學費、生活費、留學的申請費用、住宿和交通費、實驗材料的墊支、參加研討會的報名費、酒店與飛機費等旅遊開銷的墊支,以及各式各樣可報銷開支的超支餘額。在第 5 點也已經說過研究生的報酬很低,一般來說研究生們都是窮小子,而且不是所有博士生都獲得資助。沒有獲得資助的研究生,可能依靠競逐季度性的獎學金,或者申請有薪的助教工作。要通過獎學金的甄選既不容易,獎學金也不是穩定的收入來源。另一方面,基於時間、簽證或者大學政策上的限制,不能於研讀期間去工作賺錢的學生亦很多。第 6 點也點出博士生在畢業後尋找工作亦有一定的難度,可能最終不幸淪落成為高學歷的N無人士。

相關文章研究生為生活愁 沒有收入成弱點 被老闆綁死失自由


9. Pipetting hand Disease (吸管手綜合症)

主要發生在生物和化學系的學生身上,類近職業病的徵狀。因為他們所做的科學實驗經常使用吸管和滴管等儀器,每一次實驗可能須要重複操作數十至過百次。網上流傳他們睡眠時會手部抽搐或發在用吸管工作的夢。

Pipetting hand


10. Protein has Degraded (已降質蛋白)

對於這一個說法的出處,我亦不太清楚,但可以推測是生物系的學生想出來的自嘲。我估蛋白質變質的含意,大概是指衰老的意思。特別是才貌兼備的女孩子,她們應該很在意自己皮膚和頭髮的蛋白質吧。誰知道為了一個學位,女的可能肌膚不再如花似玉變得人老珠黃,男的可能30歲未到就生出白髮或脫髮禿頭,龐大的焦慮和壓力到把嬌嫩如滑蛋的蛋白質老化,把寶貴的青春和健康都犠生了。


11. Pig has Dream(豬也有夢想)


12. Public hated Degree(公眾討厭的學位)


13. Pathetic homeless Dreamer(無家可歸的悲慘夢想者)


14. Proudly half Dead(自豪地處於半死不活狀態)


15. Probably headed for Divorce(可能即將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