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easeMind HK

對森美「地平說」的深度思考

封面圖片(對森美「地平說」的深度思考)
Flat earth - 該圖片由 Gerd Altmann 在 Pixabay上發佈

對於抱有己見,永遠都能夠找個論點來自圓其說,不可理喻或靈頑不靈的人,我好認同森美以「地心說」為 case 去比喻和說明。因為我也是理科人,也很常用這個例子去同我家的老爸辯論「愛國論」是種思維限制。基本上我是提倡地球主義的一方,而我老爸是愛港愛國的一方,衝突多數是當我有時支持外國言論而我老爸一貫地為阿爺保航。我承認稱自己的身分是『地球人』是「離地」,但我仍然會選擇「愛地球」比「愛國」更重要。

You'll never have a quiet world till you knock the patriotism out of the human race. 除非能把愛國主義請出大門,否則世界永無安寧

《真相,是世上最荒誕的笑話:蕭伯納精言集》輯二,第22頁

喬治.蕭伯納
George Bernard Shaw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我深信不久的將來,人類會向這個星球以外的土地邁進。

以下是兩側報導森美「地心說」言論擇取自Facebook的帖文:

「地心說」言論反令部份人更糊塗,有理說不清

雖然森美「地心說」的言論從邏輯和科學的角度來看相當正確,但我個人認為森美這種言論對於判辨誰對誰錯沒有幫助,甚至會產生標籤效應增大社會的矛盾。就現在香港社會分裂的事件為例,我看到黑白雙方都立即當成名言去引用森美「地平說」的相關帖文。對於引用或轉載森美的「地平說」言論的人各有什麼用意,我實在揣摸不到。我推想他們的動機可大致分為四類:

  1. 是森美的粉絲,不論他說什麼都會轉載或引用;
  2. 覺得森美這言論有道理,有正面訊息,認為值得分享;
  3. 站在黑衫陣營的朋友仔,認為自由和民主是進步的文明社會應有的核心價值,覺得自己才是聰明的一方,而支持政府和警察的一方就好似信地球是平,是思想守舊的人;
  4. 對於黑衫陣營不滿的朋友,認為最近的示威已經超過和平遊行的定義,越來越採取違法的偏激行為,採用暴力及圍堵的方式,才是原始、不文明、頑固的分子。

我個人認為不選擇溝通,可以;但是如果用「地平說」來封住對方把口,則是一種語言暴力。 我們無法控制別人如何去理解每一句說話,我們只能夠控制自己的行動,既然知道可能被曲解或誤用導致更大的矛盾,所以我決定不把森美「地平說」的話在 Facebook 上轉載分享。

重要的是我們要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去看待問題和別人的意見。

如果是出於想解決現在香港的社會矛盾,雖是善意的,但遺憾地被反利用。如果是想搏出位,我個人認為這是有些滑頭,與公眾人物應有的道德操守和社會責任有所違背。基於不知道森美發表「地平說」言論背後的原意,在這裏不能作一個結論。而且「言者無意,聽者有心」的情況更加多,就算是事實性的陳述,亦常有能夠聽出言外之音的人。

若我們想確實地解決社會上的紛爭,在我們表達之前都需要更深度的思考和政治智慧,去調解各方的意見。雖然說不知者不罪,但亦不能因為「無知」對自己所說的話完全不負責任。

也許人類需要更高的文明,才能有效地溝通或完成停止紛爭。我們須要不斷地改進思考、表達和溝通的方式。譬如下圖,我認為比「地心說」更有說服力。

現實是人很多時都是單一角度,線性地去看事情。而事實往往是立體的,須要多角度去觀察和分析。對於有朋友仔說『世界不存在中立』,中立是『逃避、冷眼、甚至不是人』之類的言論, 聽到看到其實好傷心。

不一定看到立體的人就是聰明啲,或者代表是對,因為我們任何人都沒有神一般全能的眼睛可以看清所有角度,大家都有看漏了的地方,明白了就知道重點在於寬恕和原諒。

這是為什麼我們尊重言論自由的重要性。

你可能也會想知道

  1. 3個「不該填」船灣淡水湖的理由

  2. 「日本病」!?

  3. 10個栽種植物對個人成長的好處 ─ 一齊親身體驗一下園藝的樂趣吧!